极踔

升级补丁一个内陆乡镇的“忧”与“优”:从最后通路到飞上云端

软件

中新网杭州10月1日电(钱晨菲 徐翘楚 方俊勇)九龙溪漂流旁人头攒动、欢声笑语;别致的星月湾民宿中,各地游客享受自然风光;蓝马直播基地大楼内,不少农民走进直播间推介自家农产品(000061,股吧)……作为浙江省最后一个通路的内陆乡镇,杭州市淳安县左口乡在今年国庆假期首日就迎来了“高人气”。从县域“孤岛”到旅游胜地,十余年的道路开辟让当地修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“小康路”。

升级补丁一个内陆乡镇的“忧”与“优”:从最后通路到飞上云端

当地农民走进直播间。 方俊勇供图 摄

通路“忧”引增收“忧”

左口乡是距离淳安县城最近的乡镇,可在21世纪初,当地却因路而“忧”。

“每次去县城都要早上5点出发,走路2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码头,上船之后又是2个小时,一天时间都花在路上。感觉近在咫尺,却远在天边。”左口乡凤翔自然村87岁的老村书记方志义至今对没有路的日子记忆犹新。

2000年前后,周边乡镇的公路陆续开通,左口乡却仍是“孤岛”。“千岛湖的形成使左口乡原有的路成为断头路,乡里无论是经济总收入还是人均收入在淳安都是倒数,没有足够资金修路。”曾任左口乡乡长的徐建球回忆。

交通闭塞让村民的购物和交易需求成了难题。由此,乡间庙会兴旺一时。方志义举例,“我们在每年农历3月3日举办庙会,每一场都能聚集十里八乡的数百名乡亲,从麻酥糖、水果等吃的到布料、搪瓷脸盆、儿童玩具,应有尽有。”

虽然生活需求得到了解决,但道路的阻碍仍是瓶颈。痛定思痛的左口乡决心改变。2004年,当地通过向帮扶结对单位——杭州市商务局争取资金、发动乡贤集资,建成了第一条通乡公路,摘掉了“浙江唯一”的帽子。

自此,千岛湖大桥、光左公路、杭黄高铁……左口乡的交通改善进入了加速阶段,实现与外界“联网”。“2020年底千黄高速通车后,外地游客可以从汪宅出口下车,5分钟就能到达左口乡。”左口乡党委书记储菜仙说。

生态“优”促经济“优”

“您的猕猴桃我争取今晚发货,明天中午就可以收到了。”才搁下一个电话,另一个电话又接踵而来。左口乡奎星桥百果园的种植大户洪三和说,“以前我要买船来搞运输,现在每天上万斤水果靠物流陆运,自驾游采摘客也有50多人。”

通路不仅方便了农产品“出山”,更全方位激活了左口乡的特色优势,一条条商机顺着道路开进了乡镇:从2006年开始,左口乡将乡村旅游作为发展突破口。依靠山水开发旅游项目,每年可吸引游客6万多人。旅游不仅解决了沿途村庄的劳动力就业问题,还带旺了农产品销售,庙会也不再是村民买东西的唯一渠道,一晃变成了乡村旅游特色活动。

2014年,在旅游项目和游客“流量”的加持下,左口乡的民宿经济踏之而来。

“在民宿装修时,我选择了做旧的风格,当时就连我父亲都不认可。”留学回国的洪建华在左口乡开了第一家特色民宿。从他“杀入”民宿界的第一天开始,新思维和旧思维就在左口乡相互碰撞。而民宿开张后的一个月时间里,络绎不绝的打卡游客让长辈的疑虑逐渐打消。

数字经济的热潮也涌进了左口乡。乘上经济发展的“快车”后,洪建华带着村民玩起了“跨界”,研学基地和场景式的直播教学基地纷纷落地,当地经济发展开始步入“云”端。

“依托优越交通环境和千岛湖优越的生态环境,左口乡现在有60个直播间,覆盖了美食、庭院、乡间等不同场景。选款中心拥有近1000个SPU的供应链,我们还和长三角地区的MCN机构、高校进行了合作。”洪建华说。

随着乡贤返乡创业人数的增加,左口乡的发展也从政府推动转向了人才和市场驱动。十余年里,左口乡从仅有8家小饭店发展到拥有75家各类餐饮酒店和民宿。2019年,当地共接待乡村旅游游客46.2万人次,实现旅游经济收入5296.2万元。

秋风抚过左口乡,招呼完游客的洪建华站民宿门口,望着那条黝黑的柏油路出神。“说起来你们可能会不信。其实,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,就是逃离这个封闭又穷苦的地方。”

从最后通路到飞上云端,左口乡上演着浙江内陆乡镇的“忧”到“优”;从路到人,改变还在继续,小康的故事仍在叙说。(完)

标题:升级补丁一个内陆乡镇的“忧”与“优”:从最后通路到飞上云端

若获得转载权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ichuo.com/ruanjian/103.html

声明: 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关于版权纠纷,极踔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我要评论

极踔欢迎读者发表评论
用户名
密码

相关文章

相关话题
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